「比特币」加密货币激进派终将走向保守

原创 晚烟许清扇  |  文章来源:币圈达人发布时间:2020-05-24 02:12  阅读 127 次 评论 0 条
众人帮 趣闲赚 牛帮
摘要:

大多数新入行的加密货币爱好者都会在人生中经历这样一个认知阶段:“比特币很棒,但是如果它能具备其它功能的话,是不是就更好了?”这个时候,他们不是决定转向新的区块链项目(在他们的投资占比中,新的加密货币的比重通常会超过比特币),就是甩掉这个想法

大多数新入行的加密货币爱好者都会在人生中经历这样一个认知阶段:“比特币很棒,但是如果它能具备其它功能的话,是不是就更好了?”这个时候,他们不是决定转向新的区块链项目(在他们的投资占比中,新的加密货币的比重通常会超过比特币),就是甩掉这个想法,继续专注比特币。

我将前一种人叫作(这么叫可能更贴切)“加密货币激进派(crypto progressive)”。就像政治激进派一样,他们都致力于改变社会,对现状并不满意。

鉴于有这么多在技术水平上显然更加优越的替代型加密货币,加密货币激进派通常会想,为什么比特币爱好者只对比特币感兴趣。明明有这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加密货币摆在眼前,他们怎么能做到视而不见?加密货币激进派有时会认为比特币爱好者是禀赋效应(endowment effect)的受害者,认为他们因为自己持有比特币而不愿意做出改变。的确,放弃已到手的比特币财富转向新的区块链需要付出很高的交易成本。但这不是拒绝其它加密货币的主要理由。

面对这些指责,比特币爱好者会感到愤慨,他们只坚守一个项目纯粹是出于偶然——是习惯长期持有而造成的历史性巧合。面对质疑时,他们通常会给出以下两个论据:

1. 比特币是唯一一个满足了各方面政治和经济条件而获得成功的货币项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特币满足了成为成功的替代型货币所需具备的条件,而且只有在 2019 年才能满足这些条件。

2. 货币型商品的设计依赖于网络效应,而且一旦有商品在市场上确立了领导地位,再努力去打破就会适得其反。

我个人认为第一个论据本身比较有说服力。比特币所引以为傲的重要特性正是其它替代型货币所舍弃的,使得比特币成为了真正独一无二的货币。这并不是说其它协议就没有优点,但是它们通常会做出不同的取舍,将创新置于制度稳定性之上。以下是比特币的一些基本原则:

· 高度尊重财产权,具体表现在预先设定了发行计划,放弃了自由裁量权,努力降低验证成本,将容易隐藏的信息作为获得资产的关键,并且尽可能减少了坎蒂隆效应(Cantillon effect)的受益者,即,那些可以优先获得新增货币,并因此而获利的人。

· 其发展理念强调的是成员可以选择性参与重大变更。比特币社区不提倡硬分叉,鼓励采用软分叉。这样可以避免成员对协议进行任意更改,保护资产不被没收,尤其是以隐蔽的方式。

· 其治理制度实现了开发者、矿工和节点运营者三权分立,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单独决定实行变更。

· 工作量证明机制使得发行公平化,没有铸币税(更确切的说,是形成了一个自由的铸币税市场,这意味着矿工的利润通常较少)。

虽然比特币还有其他经济和政治特性,但是我认为上述几点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认为价值在货币系统的设计中很重要,那你就是经过深思熟虑才选择的比特币,而非出于偶然性。然而,还有一个更具说服力的论据,就是加密货币激进主义在逻辑上存在不一致性。

加密货币激进主义

所谓的加密货币激进主义,指的是当你想要替换一个货币标准,并提出自己的货币标准之时,你并没有合理的理由来捍卫你的标准不被其他人抨击,继而被他们的标准取而代之。因此,如果你想要做一个永恒的革命者,最终将会面临一个递归的解决,即,永远无法选择一个稳定的货币标准。

哈尔·芬尼(Hal Finney)大概是第一个提出这个观点的比特币爱好者。在 2011 年 Bitcointalk 上,他有一句评论直击了加密货币激进主义的问题:

“一旦有项目成功取代了比特币区块链,它的信誉度就会永久性降低。投资者怎么知道这个项目将来不会被其它项目取代呢?”

“现在重启项目可能会使数千名早期采用者受益。但是,当比特币 2.0 的用户达到数亿人之时会出现什么情况?他们会像你嫉妒其他人那样地嫉妒你。鉴于你已经开创了先例,如何反对其他人再度重启项目?”

有趣的是,芬尼曾经回复过(于 2011 年 5 月,比特币价格为 8 美元时发布的)一串推特,这些推特暗示中本聪(Satoshi)等人在 2009 年初所挖的比特币其实是对后期采用者“征税”,并煽动对比特币进行重启。

芬尼知道,如果反对比特币的声音来自早期采用者,那么将来取代比特币的加密货币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有趣的是,就目前的分配情况而言,比特币的初始状况非常好。中本聪似乎不会动用钱包里那一百万枚的比特币。早期以较低成本获得的比特币找不回了。由于没有预挖矿,且采用的是工作量证明机制,每个获得比特币的人都要支付市场价格(无论是通过交易所进行购买,还是耗费电力去挖矿)。

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是,任何一个新货币系统的出现——就像历史无数次上演的那样,必须先废除当前作为价值贮藏手段的资产,然后再采用新的资产——都会使那些最早做出转变的人受益。

例如,美元化事件就是如此。那些最早放弃当地货币的人会受益于更有利的汇率,那些后来者会蒙受损失。因此,货币转换在本质上就是财富再分配。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方法来获取财富分配的快照,并将其复制到新的货币媒介上。对我来说,更加紧迫的问题是:我们变换货币系统的频率应该有多高?必须是多好的新系统才能够取代旧系统?

以太坊显然就是一例。最初,以太坊在与比特币竞争之时,靠的是更具表达性的基础层、理论上更低的交易费、更高的吞吐量,以及快速创新的承诺等特性。然而,在 EOS 等其他区块链出现并将这些发挥到极致之后(以验证成本为代价,EOS 提供了比以太坊更大的区块空间),大多数以太坊爱好者并没有抛弃以太坊去支持新的项目。尽管以太坊爱好者之前已经保留追索权地为自己最初抛弃比特币的行为正名了,而 EOS 爱好者又企图以同样的理由说服他们抛弃以太坊,大多数人还是持坚定态度,并提到了以太坊基础设施日益强大的网络效应。这个反驳很合理!从社会角度来看,如果每隔几年就要颠覆一个已确立的系统,这是需要付出巨大成本的。

因此,那些反对正统观念,自诩为加密货币激进派的人势必会变成加密货币保守派,因为他们会坚守在自己喜欢的系统上。这就是矛盾之处。我不是在说那些探索权衡关系空间的替代型区块链是非法的。我的意思是,它们的支持者应该承认,他们只是为了重新设定一套不同于现有区块链所拥护的价值观,而不是一味地宣传他们改进的功能集合,并设想用户将会迁移到新的区块链上。

就本质而言,货币系统充满隐患,而且具有政治性。哄骗用户放弃旧体制的关键在于如何说服他们去颠覆已经获得他们信任的既有体制。做永恒的革命者会非常痛苦。大多数人最终还是会想稳定下来,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CoinDesk 的专栏作者尼克·卡特(Nic Carter)是马萨诸瑟州剑桥的公链风投基金 Castle Island Ventures 的合伙人,兼区块链分析创业公司 Coin Metrics 的联合创始人。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u5881.com/9020.html
版权声明:本站推荐的部分活动具有时效性,老淘本人并不能保证当您看到本文时,该项活动是否仍在继续。

发表评论


表情